截至目前,全国已经有180个服务商加入我们 | 用户总数20万人+      点我免费体验


【商业案例】王石最后的战役:进击还是出局?

来源:微信推广作者:易企传网址:http://www.eqchuan.com浏览数:361
文章附图

  微信广推广用神吗软件呢?小伙伴们肯定都会说是易企传啦。


 “宝万之争”是一则可以写进中国商业史的经典案例,也是“冰与火之歌”式的商战大剧。“每一季”剧情都跌宕起伏,越到剧终越震撼!更大的价值却在于商业范畴广泛的争议和思考。知识的价值和资本的价值该如何被认识?管理者团队和控股股东该如何妥协?商业伦理和秩序又该在何种法制范畴下被规范?


有消息称,姚振华不但要“清洗”万科董事会,还计划推举华润集团助理总经理、华润置地执行董事吴向东取代王石成为万科董事长,宝能系实际控制人姚振华为监事长。

“宝万之争”已经胶着半年多,65岁的王石和他一手创立的万科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他也许深深的体会到,自己能攀上世界最高的珠峰,却很难躲过资本的围猎。

万科堪称中国最优秀的公司,其规范、透明的现代公司治理机制被视作标杆。创始人王石之于万科是教父一般的存在,但他只是职业经理人而非公司所有者。这是一家典型的股权分散型企业,王石本人占股不到1%,在这场资本的角逐中,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股权设计的缺陷让万科沦为资本追逐的猎物,宝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只花了约300亿元就成为这家2000亿市值公司的大股东。在1994年“君万之争”中侥幸脱险的万科,此次却命悬一线。

一场大剧,越到剧终越震撼。人们看到了开头,却始终看不清结局。华润、深铁、宝能、安邦,每一个争夺者都是狠角色。当创始人被资本驱逐,情怀被现实冲刷,万科的命运又将如何?

「野蛮人进攻 」

2015年7月,宝能通过旗下公司前海人寿、钜盛华连续在二级市场举牌万科。2015年12月18日,七次疯狂举牌之后,宝能已经超过华润,占股24.29%,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截至万科停牌时,华润占股15.29%,安邦占股6.18%,万科管理层占股4.14%,“王石战友”(万科最大个人股东)刘元生持有1.21%,王石的实际控制股权为后两者之和5.35%。

2015年7月10日,在宝能系增持到5%之后,王石曾经在微信发出“深圳企业,彼此知根知底”的言论。其后,王石谈到了他了解的宝能入股深业物流的过程。“他们进入这家公司是2003年,一直控股到40%多,2006年进行分拆,分拆的结果是他们拿到深业物流品牌的使用权,‘一进、一拆、一分’,这就是他们的发家史。”

“大老板一旦看好哪个行业,说干就干,不行再调整。”有宝能系前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折腾’是宝能系这些年的常态,在未来几年中,或许还会继续‘折腾’。”

这名员工所称的大老板,就是宝能投资集团(以下简称“宝能”)董事长姚振华。姚振华,潮汕人,今年46岁,比王石小近20岁。在宝能内部,员工们私下把姚振华称为“大老板”,将姚振华的弟弟姚建辉称为“小老板”。

在宝能员工们的眼中,大老板此次举牌万科“令人振奋”。一名离职的宝能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我的朋友圈里,每天都是前同事的各种转载刷屏,他们看上去都挺开心,尽管这事儿跟他们其实没多大关系。”

姚振华所在的潮汕商帮在中国民间商业历史上颇有代表性,他们重视“自己人”、抱团、资金能力强。李嘉诚、马化腾、黄光裕都出自潮汕地区。一个有意思的数据是,潮汕商帮里10个人总资产可以达到5515亿元。

潮汕帮重视“自己人”,万科大股东如果易主,万科管理层能保留几人?英雄迟暮,也许对于王石来说,最遗憾的就是看着自己一手选出的接班人、提拔的管理团队被连根拔掉。

「合纵连横 」

王石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父亲从军队转业后在郑州铁路局工作。母亲是锡伯族。锡伯族在历史上是个游牧民族,能征善战,其中一个分支跋涉两万里,大举迁徒伊犁河谷,为保护西北边疆立下战功。“我一直认为,自己的身上也延续了这种野性的精神和对生命行走的强烈渴求。”王石在自传《道路与梦想》中曾写道。

在这场与资本的对抗中,王石充分体现了这种坚决的个性,也显露了个性冲突,既坚决又固执,既率性又在某些环节上失之轻率。

华润也许一直想重回第一大股东位置。“其实,在12月底宝能成为第一大股东时,万科应该是找过华润出手的,但是华润当时大量资金在收购雪花啤酒上。”罗龙秋说。

原华润董事长宁高宁与王石一直私交甚笃,这也是曾经华润一直无条件支持万科的原因。“王石一直很客气地说,华润做大股东这几年是万科发展最快的几年,可华润看到的不仅是万科投资的升值,更看到了万科在地产行业上进一步提升其专业水准,引领了这个行业的新的进步。”宁高宁曾经这样评价王石和万科。

但傅育宁毕竟不是宁高宁。2014年4月23日,傅育宁接任华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这是一位标准的“下过乡、留过洋”的央企领导,曾协助招商局走出了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也扛住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2013年,招商局利润总额268.66亿元,在央企中排名第十位。有媒体曾经用“学者型商人”来形容他,称他“内敛深静”、“渊博儒雅”。

傅育宁掌舵的华润,与万科的关系开始发生微妙变化。“地产话事人”英坦微信推广中一篇文章中提到,“一个熟悉华润人曾说,以前双方老板见面时,可以称兄道弟把酒言欢;而傅育宁接手华润后,郁亮再去华润时次次西装笔挺庄而重之。(华润领导)上来点点头:汇报吧。双方的角色和心态已经变了。”

万科是优秀的民营企业,注重市场化运作,却脱胎于体制内。华润作为国企,成为万科十多年的第一大股东,给万科在发展过程中提供了诸多支持。房地产企业无可避免地要与地方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打交道,有了国资背景,无论是以更低的价格拿地,还是处理政商关系应该更加得心应手。

只凭抱紧国企大腿并不能让万科成为一家市场化的卓越公司。国资成为第一大股东,曾最大限度地给万科高管留下自由的管理空间。但是不能否认万科的高速成长也取决于专业化能力和管理能力。

一位万科的高层对《中国企业家》表示,即便是宝万之争已经到了如此万众瞩目的地步,万科内部处理这件事的也只有少数的一些人,大部分人还是忙于业务,对每期的财报负责。

「华润的算盘 」

王石的“国企情结”仍想给万科寻找一个更加稳定的保障。在向华润求援无果之后,王石决定引入深圳地铁这一地方国有企业。没想到这一方案触动了华润的底线。

2016年3月13日万科披露重组预案。发布与深圳市地铁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深铁”)签署合作备忘录等系列公告。万科拟主要以新发行股份方式,收购深圳地铁集团所持有的目标公司的全部或部分股权,预计交易规模介于人民币400亿-600亿元之间,如果交易成功,未来深圳地铁集团将成为万科长期的重要股东。3月14日,郁亮对外表示,新发行股份方案只有得到大部分股东的认可之下才能通过。方案一旦通过,深圳国资委与深铁,将以混改的名义在万科股价高位实现地铁物业的证券化。

“如果深铁400亿-600亿元入股万科,大概占扩股后的28%左右,可能就会是第一大股东。虽然现在董事会里是华润占主要席位,但如果深铁进入,改组完成之后华润很可能就是第三大股东,排位可能是深铁、宝能、华润、安邦。”罗龙秋说。

这是华润完全不可能接受的。据悉,华润集团高管团队得知消息的第二天就奔赴深圳。

3月19日,华润董事长傅育宁在京公开呛声万科:“3月17号股东会之后,股东代表向媒体披露的这件事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如此重大的事项,11号开会的时候谈了21个题目,只字未提这个事,第二天,就披露了一个又是股权对价、又是交易资产规模、又是支付方式,这合适吗?”

傅育宁都翻脸了,说明华润的核心利益被触动了。万科多年的成长给单一大股东华润带来了稳定的收益。央企的一把手向来都非纯粹的企业家,他们一半是企业家,一半是官员,业绩也是政绩。而此时正是傅育宁刚刚从上一任手里接管华润不久的敏感时段。

但事件有时候也未必完全按商业的规则行进。深圳地铁是深圳市属国企,深圳市政府对这件事(深铁和万科的合作)是全力支持的。万科已请深圳市主要领导与华润多次沟通协调。

而两大国企利益该如何妥协,这已经超出了万科的控制范围。

「未解之局 」

宝万之争不是先河。早在20多年前,就曾出现过君万之争。

1994年3月30日,君安证券通过二级市场买卖成为了万科的第一大股东,并委托4家公司(共持万科总股份的10.73%)发起《告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全体股东书》,提出对万科的业务结构和管理层进行重组。

那一年3月末,王石带着郁亮直接到证监会告发君安的违规操作,向深交所申请停牌,并获得批准。这是中国股市的第一次停牌,在当时尚没有对股票涨跌的停牌限制,万科开了一个先河。王石的目的是,通过停牌赢得时间,阻击君安内部人的“老鼠仓”。君安由于违规操作铩羽而归,万科也躲过了一劫。

“那几日惊心动魄的较量仍让我深深意识到股权分散可能带来的危险。”王石曾回忆道。

在解决股权分散问题上,王石和万科一直在探索。

2000年8月,王石给万科找到新婆家华润,华润集团及其关联公司总计持有万科15.08%的股份,成为了万科的“单一优势股东”。选择背靠华润之后,万科的公司治理模式就从2000年以前的股权分散下的创始人控制模式,转变为股权重新集中的单一优势股东模式。

但是,这种模式显然治标不治本。

早在2012年郁亮就开始防范野蛮人进攻。直到2014年,郁亮开始在万科内部推广事业合伙人制度。2015年3月,郁亮曾做出过详细的解释。第一个层面,万科委托第三方买公司股票,让2500名核心骨干持股。目前,万科2500多个骨干员工持有了万科超过百分之四的股票。对于其他员工,则采取项目跟投制度,即要求项目操作团队必须跟投自己的项目,员工可以自愿跟投自己的项目,也可以跟投所有的项目。微信推广选用易企传。

郁亮在会上宣布建立该机制时,曾举着一本《门口的野蛮人》说,想要控股万科只需200亿。没想到,一年后一语成谶,宝能系总计花费约300亿,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

对万科来说,这是一种细水长流式的防御性建设,在这次嗜血资本的快速进攻下根本无力抵挡。

万科的股权为什么分散?


万科的股权为什么分散?王石的抉择要放到历史大背景下去看。


真实的原因十分复杂。中国前100名富豪名单上曾经位居第一的有三位王石都很熟悉,但三位当中一位现在长期流亡海外,不敢回国,另两位锒铛入狱。

万科1984年成立,王石的确是唯一创始人,但当时的万科却是国有的。那个年代中国还没有私有企业,1988年万科的股改就是将国有企业变成私有企业,风险很大。

中国民营企业在政商博弈中的弱势地位王石目睹了30年,企业家为之付出的代价可谓“血流成河”。这时,人们也许可以理解王石为什么在公开场合说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必须是国资了。

“面对国有资本,民营资本只有始终坚持合作而不竞争、补充而不替代、附属而不僭越的立场,才能进退自如,持续发展。”冯仑曾经说道。

但是,30年后中国的资本市场已经崛起,市场经济蓬勃发展之后,民间资本的力量崛起。这时的万科就夹在了国资与民营资本之间,左右为难。

王石本来有机会在这场世纪之战开始之前就结束这一切,回购万科股权让所有权和管理权相统一。王石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2015年12月21日中午,万科因宝能成为第一大股东,刚刚宣布停牌不久,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在微博上曝出他与冯仑的通话内容:

冯:一会儿见王石。

潘:代我向困难中的王石,表达我对他们的支持和对他人品尊敬。

冯:你有什么办法?

潘:没有,王石为什么不早点做些安排,如控制权方面?

冯:许多朋友都提过许多建议,但王石不采纳,他坚持他的“三观”。

潘石屹也表示:“万科真正的价值在于管理团队,在于他们的价值观和专业负责的精神。无论股东如何变化,都希望从长远考虑,珍惜这些宝贵财富。”微信推广那家好,武当山下找易企传。



万科高管甚至王石已掌控万科长达30年,万科无法解决股权分散的根源,管理者和大股东的矛盾就一直存在。


相关推荐:


老板必看


微信推广


易企传


【商业案例】王石最后的战役:进击还是出局?